无限憧憬无限爱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未分类

谋之刃2.2

刘诗韵陪秦夫应酬完已经是八点多了,她搭客人的车赶回来。

敲门后,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是孙麓野渴盼自己的心声。

“你回来了!”只问了这么一句话,男友一到自己面前就变得傻乎乎的。

“怎么搞的?一头大汗。”刘诗韵诧异地问。

“给你做好吃的呢。”孙麓野甜蜜地笑了。

刘诗韵吻了孙麓野一下,随着他来到厨房。里面热烘烘的,锅台上放着一个瓷盆,盆中是自己最爱喝的酸梅汤,还微微冒着热气。旁边有把扇子和一袋冰,想来是孙麓野用扇子把汤扇凉然后再用冰来镇。

“从哪里弄到酸梅?”刘诗韵问。

“跑了好几个地方才买到,刚熬好!”孙麓野很有成就感地说。

“你买点现成的饮料不就行了?看把你热的。”刘诗韵心疼地说。

“你的小嘴那么刁,让它喝不喜欢的东西,我才不舍得呢。”

男友对自己是掏心掏肝地爱,自己不爱喝机器加工的酸梅汤,他就这么热天到处买酸梅,并想出土办法造冰镇酸梅汤。商战小说谋之刃

刘诗韵伸手摸摸孙麓野的脸颊,显出了一脸柔情。孙麓野轻轻吻了刘诗韵的额头,满眼渴望地说:“诗韵,这些天老不在一起,我都快疯了。”

因为总是忙于单位的应酬,俩人很少有时间单独在一起。刘诗韵心生歉意地说:“唉,我这讨厌的工作,我也想你。”

孙麓野贪馋地吻着刘诗韵的额头、唇、脖颈,嘴里边说:“让我解解馋……”

刘诗韵让他把情欲勾起来,浑身酥酥的,笑着推开他说:“你当我是猪肉呢?”

“是天鹅肉。”孙麓野又吻了一下,才恋恋地离开,说:“你累了,快洗澡吧,水都给你烧好了。”

“那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?”刘诗韵调笑。

“我是青蛙王子。”

洗完澡,酸梅汤也端上了桌。孙麓野给刘诗韵盛了一碗,喝下去酸甜冰凉,沁人心脾,这是刘诗韵从小爱喝的东西。孙麓野看着刘诗韵喝,喝完就给她盛。刘诗韵让孙麓野也喝,孙麓野摇摇头。只要是数量有限的好吃的,刘诗韵爱吃的,孙麓野总是这样,先紧着刘诗韵吃。

这种感觉真好。

一连喝了几碗,刘诗韵连说过瘾。

孙麓野还要盛,刘诗韵说不喝了,他这才把剩下的喝了。

刘诗韵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从包里拿出煮好的大虾、蟹子和鲍鱼,说:“来,腐败一下,给你补补。”

孙麓野吃惊地问:“这么贵的东西,从哪里来的?”

刘诗韵得意地说:“今天请客,我特意多要了些,偷偷给你带回来。”

“这多不好,叫人笑话,以后再别干了。”谋之刃

刘诗韵不在乎地说:“这有什么?一千五的一桌菜,就吃那么几口,都扔了。不拿白不拿!”

孙麓野说:“真腐败,我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元!”

“这叫排场!”刘诗韵显出见过大场面的得意,眉飞色舞地说,“有钱人讲排场,吃算什么?现在讲究车。刚才送我回来的银行科长,比我还小,老公开公司,给她买了辆宝马,天天开着,那才酷呢……”

刘诗韵突然停住了,孙麓野的脸上露出惭愧之情。自己说漏嘴了,男友要强,这个话题对他有压力。

看刘诗韵这么体贴,孙麓野自嘲地笑着说:“不要紧,我能抗得住。等咱有了钱,宝马买两辆,开一辆,赶一辆。”

刘诗韵笑了,随即转了话题:“麓野,真要谢谢你,出了这么好的方案,要不今天晚上恐怕要陪着我哭了。”

“有我青蛙王子在,谁敢让仙女哭!”自己虽然穷,但老天给了个值得骄傲的头脑。谋之刃

 俩人边吃边聊,孙麓野眼里是痴痴的光。

看孙麓野的神态,刘诗韵心里笑了,有好长时间俩人没亲热了,这家伙一定馋得够呛。孙麓野是个倔强孤傲的人,但这个孤儿自从爱上自己,魂就拴在了自己身上,都三年了,一直如此。尽管孙麓野聪明英俊,身边对他心仪的女孩子不少,自己又很少陪他,但刘诗韵从不担心他移情别恋,他心中只装载着对自己浓浓的爱。能完全占有这个人的灵魂,刘诗韵感到骄傲。

别看这傻家伙馋成这样,但从来都是看自己脸色行事,从来不敢提“不合理的要求”。

刘诗韵心里坏坏一笑,亲了孙麓野一下,看看表说:“哎呀,已经九点了,我还有点事,不能陪你了,你回去吧。”

孙麓野一下傻了,失望爬了满脸。愣了半天,叹了一口气,硬装出笑容说:“好吧,你忙吧,不过要早点休息。”

孙麓野不舍地亲了刘诗韵一下,怏怏要走。

“慢着,就不问我什么事?”刘诗韵娇嗔道。

孙麓野愣愣地看着刘诗韵。

“傻家伙,这时候还能有什么事?就一件事。”刘诗韵扑进孙麓野的怀抱,两人吻起来。

心花怒放的孙麓野一下子抱住刘诗韵,边亲边气哼哼地说:“敢耍笑王子,亲死你!”

孙麓野抱起刘诗韵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。

灼热的唇印在刘诗韵身体各处,刘诗韵呻吟起来。

一会儿,孙麓野吻刘诗韵的耳朵,温存地问:“可以吗?”

(商战谋之刃)刘诗韵闭着眼点点头。接着,爱的激情呼啸着席卷了两个人……

刘诗韵摸着孙麓野健壮的肌肉,柔声地问:“解馋了吗?”

“才解了一半的馋……”孙麓野仍贪婪地吻着刘诗韵的肌肤。

刘诗韵笑了:“总不在一起,把我都忘了吧?”

“哪能?每天晚上都是想着你睡觉。”孙麓野苦着脸说,“诗韵,这种独守空房的日子真难受。”

这是潜台词,他早想和自己结婚,但不敢提。刘诗韵叹了口气,心想自己都二十七了,何尝不想有个家?可是,孙麓野也太穷了,而且……

想想孙麓野对自己的痴情,刘诗韵突然心软了,终于说出这些日子一直犹豫的话:“麓野,咱们结婚吧!”

孙麓野猛地坐起来,握着刘诗韵的手,看了她半天,又低下了头。

刘诗韵问: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孙麓野一脸歉疚地说:“诗韵,你看我这么穷,连房子都没有,让你受委屈……”

刘诗韵打断他:“说什么呢?我都想好了,咱们这就登记,租房子在一起住,省得你整天馋兮兮的。等有钱买房子,再办婚礼。”

孙麓野把刘诗韵白皙的手送到自己唇边,轻轻吻着,眼里是泪花,喃喃说:“诗韵,你是上天派来的,你给了我一切,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。”

刘诗韵温柔地说:“麓野,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,咱们俩一起奋斗,一定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孙麓野露出兴奋的神情说:“诗韵,我也不知道祖上积了什么德,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妻子!我这段时间正通过朋友偷偷找活,挣些钱,把买房子的首付挣出来,再给你办个像样的婚礼,绝不能让你受委屈。所以,你也别着急。”谋之刃小说

看着满脸幸福的孙麓野,刘诗韵心中暗暗叹气,想凭偷干活挣出买房子钱谈何容易?为了自己,这个傻家伙什么都能豁出去,她心里生出了警觉,严肃地说:“干点活可以,但绝不许去干卖血的傻事。”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上大学时,一次刘诗韵得了急病,一时没钱住院,孙麓野一急之下竟跑到外面卖血给刘诗韵看病。

孙麓野笑着说:“偶尔献点血对身体有好处,何必老挂在嘴上。”

刘诗韵说:“说不许就不许,否则就不理你了!”

半夜的时候,孙麓野醒了,借着月光,静静地端详睡在身边的刘诗韵。

刘诗韵蜷着身子脸冲着他,睡在那里像个小孩,恬静的脸上有一丝微笑,发出轻微细碎的鼾声。孙麓野第一次看女人睡在自己身旁,是自己崇拜的女人,她的睡相那样美、那样温馨。
巨大的、难以承受的幸福在孙麓野心中升起。孤苦地生活了二十多年,多么渴望能和心爱的姑娘生活在一起,享受这个世界给予的惟一温暖。自己太穷了,没有任何经济资助,那点微薄的工资甚至连给刘诗韵办个像样的婚礼都不行,太委屈刘诗韵了。

而刘诗韵主动提出要和自己结婚!

他轻轻地拉起刘诗韵的手吻着,眼里是感激的目光。从此,自己可以夜夜拉着她的手,看她的睡相,听她细碎的鼾声了!

(谋之刃)孙麓野傻呵呵地笑了。

本文出自:亿恩科技【www.enkj.com】

河南亿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www.enkj.com)始创于2000年,专注服务器托管19年,是国家工信部认定的综合电信服务运营商。亿恩为近五十万的用户提供服务器托管、服务器租用、机柜租用、云服务器、网站建设等网络基础服务,另有网总管、名片侠网络推广服务,使得客户不断的获得更大的收益。 服务热线:400-723-6868 服务器/云主机 24小时售后服务电话:0371-60135900 虚拟主机/智能建站 24小时售后服务电话:0371-55621053
广告也精彩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